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茶侃:美国工厂
西辞唱诗
级别: 高手

楼主  西辞唱诗 发表于: 2019-09-05 13:17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茶侃:美国工厂

  茶侃美国工厂

  奥巴马先生夫妇投资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我看了好几个片段,感觉特别好,是个好影片。很有意思,又很引人思考。

  这个记录片的片名就是一个值得品味的东西,这是一个美国工厂吗?还是一个在美国的中国工厂?它是一个由中国资本控制的美国工厂呢?还是一个雇佣了美国工人的中国工厂?

  究竟该叫它“美国工厂”好呢,还是叫它“中国工厂”好呢?又或者根本就不要什么美国、中国,它就是一个“工厂”?

  美国工人和中国工人的差别。

  美国管理者和中国管理者的差别。

  美国工会和中国工会的差别。

  美国资本和中国资本的差别。

  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差别。

  所有上述的这些差别都在电影中呈现出来,既是足够让人感觉苦涩的深刻话题,又是莫名让人感到有趣的话题。

  工人阶级内部的矛盾,原本是一个理论题目。所谓贵族工人阶级,所谓自发的工人斗争,自觉的工人斗争,工人与工人之间的竞争,都跟这问题有关。思考这个问题,有助于人们避免极端,避免极左或者极右。实际上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也是同类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提示现实的复杂性。我常常想,很多时候,现实是混沌的,而理论往往是单纯的,单纯的理论需要不断地向混沌的现实去照镜子,然后修正自己。

  实际上,真理总是从现实中来的,但是理论知识却总是开始于别人的灌输,而不是来自于每个人自身的现实生活。在这里,真理和理论知识,我区别为两个东西。我们平常不知不觉地混淆它们。

  我在这里所说的“理论知识”,是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在学习过程中,从他人(包括他人所写的书)哪里得到的对于世界的认识结论。有时候我们直接把它误会为真理了。

  那么我在这里所说的真理,那就是不断地经过现实——实际上也就是实践——检验过的那些理论知识,这样的理论知识,其实已经变成了我们从现实生活中提炼和抽象出来的东西了,当这样的理论知识被我们确认为正确的时候,它就被我们称为“真理”。——当然,这样的真理将永远处在继续与现实相对照的过程之中。

  呵呵,我扯远了,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单独的关于“什么是真理”的话题。

  回到《美国工厂》上来吧。

  在工人这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的工人表现出有更多的利益诉求,例如工作时间、工资、劳动保护等等。由此引发了工会进驻福耀美国公司的斗争。最后的结局是曹德旺胜利了,他成功地通过对工厂管理层,对工人的整顿,排斥了工会的进驻。而这一个斗争过程,又和工厂从亏损4000万美元到扭亏为盈的过程相重合。

  这场斗争很有趣,它让我们想起,那个曾经被视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的美国,却好像不那么资本主义,而来自于中国的福耀,却似乎更具有纯正的资本主义血统,而且是非常有效率的资本主义。

  过去我们常常说美国具有先进的企业管理,现在却好像他们并不怎么样,其实像福耀这样的中国管理才是高效率的。

  美国工会的失败,真的很有意思。

  相比之下,由曹德旺的妹夫担任工会 的福耀集团的工会,当然是完全不同的,它当然没有也不会被排斥在外。

  也许有个别的美国工人会很纳闷吧,从社会主义的中国跑来一个老板,结果他更像资本家。呵呵。

  在我看过的片段中,没有出现美国政府,只有一个议员在竣工仪式上鼓吹了工会。

  但是,纪录片的投资人奥巴马先生是曾经的美国总统,他在电影之外,我们正是跟着他的眼睛在走,他是一个观察者,而我们通过他来观察。这好像是一个象征——美国政府,它在工厂之外,且仅仅是一个旁观者。

  我不知道在影片的其他部分是否有美国政府的介入——我还没有看全片。但我想起中国的一般情况,如果一个中国工厂在中国闹起了比较大的劳资矛盾,通常政府的劳动部门会出面,它会来进行协调,或者提供法律援助。这种政府部门的参与,是非常自然的,中国的工人和老板都会很自然地接受——尽管内心可能不情愿。而政府部门的参与,并不一定就是强制性的干预,更多的时候是以协调人的身份出现,但是,不言而喻,这种协调本身暗藏着对双方施加的压力。

  一般来说,在社会影响并不大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介入,都会仅止于说和这个程度,如果说和不成,也就转为鼓励双方走仲裁和司法程序。而如果是社会影响较大的情况,那我们可以看到政府部门强制性地干预。比如几乎每一年春节期间都会有的催讨共民工工资问题,这个时候,大大小小的老板们会听命于政府,东挪西借也要把钱凑齐,把工资发了。有时候东挪西借也不够,则常常由政府直接出资,以借款等等名义来支付。

  这种差异,让我突然间联想到一个十分宏大的问题——政治制度、民主制度的问题。

  自由放任,这是自有资本主义者们的口头禅。而所谓有限政府,还可以理解成为,把政府的权力——或者直接说国家的政治权力隔离在社会权力之外。

  好,什么是社会权力?我说,就是社会生产组织中的劳动管理权力。简而言之,在资本主义世界里,社会权力,主要就是资本家的权力。

  在引申到资本主义以前的时代,社会权力就还包括家族的权力。我们以前说的父权、夫权就属于社会权力,而皇权则是国家的政治权力。

  正如皇权实际上建立在父权、夫权、宗族权力之上一样,现代的资本主义国家政权,也建立在资本权力之上。

  不同的地方在于,父权、夫权与皇权并不相互排斥,而是相辅相成。但是,现代的资本主义国家政权却在民主的旗号之下,在有限政府的旗号之下,在自由放任还是积极干预社会的矛盾中运行。

  资本是这样一种东西,他需要掌控政权来为自己服务,同时他又讨厌政权干扰自己的专制。

  实际上,就是专制的权力。自从资本主义工厂产生以来,人们就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工厂,就是一个专制的“帝国”。——现代的股份制公司制度,在这个层面上,就具有破坏这种专制的倾向。

  但是一般来说,我们仍然没有改变社会权力的专制的底色。

  那么我们暂时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恰恰具有一个维持社会专制的目的。——为了更好地专制,所以我们需要民主。

  那么所谓权力的制衡,表面是说,这是要防止“政治之恶”,防止权利之腐败,而背后的意思却是,这是要防止对于社会专制的干预。

  假如有一个城市,实际上由几大资本家族来控制,也就是说,是在几大家族的社会权力控制之下,换句话说,这个城市的劳动力都在这几大资本家族的专制权力统治之下,那么,这几个家族,就希望完全地掌控这个城市的政治权力,掌控它的目的,恰恰又是在于防止它干预自己的专制。

  正因为如此,这些社会的专制帝国的君主,需要一个所谓“民主”的政府。

  Ok,我想有时间再重新读一下《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这本书,我很久以前读过,印象之中,它讲述的就是在革命动荡的时代中,资产阶级的内部的斗争以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交织在一起的时候,资产阶级——社会统治者们——是如何选择了一个不学无术的专制君主来做代理人的。当然,资产阶级也会抛弃一个专制君主,而重新选择一个所谓民主的政府。——法国的革命史不就是这样的吗?——而这两种选择的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如何更好地实现他们对于整个社会的专制。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